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蔺的博客

 
 
 

日志

 
 

请大家共同帮助这个玉树孤儿  

2010-09-10 09: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从北京站回到报社,目送着19岁的藏族女孩卓玛坐早晨7点20分的动车离去,我的眼睛湿润了。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卓玛。第一次是今年4月我在玉树参加抗震救灾报道时,到她所在的玉树州民族中学高三1班去采访,当时,她坐在板房教室的最后一排,不爱说话,情绪低沉而忧郁。她的同桌嘎玛旦周告诉我,卓玛的妈妈在地震中去世了。在她7岁时,爸爸出车祸去世了,地震让她成了孤儿。卓玛接过话来说:“我还有一个弟弟。”

    采访结束时,我给她留下了手机号,“有事给阿姨打电话。”

    从玉树回到北京后,心里一直牵挂着这个孩子,也不知她考上了大学没有。

    9月6日,本周一,我接到了卓玛的短信,才知她考上了长春建筑工程学院,8号从西宁坐火车,9号到北京倒车。

    “阿姨,我一个人出来的,没人送我,到北京我哪也不认识。”

    “阿姨会去接你,帮你安排好的,放心吧。”

     学校要求新生在11日之前报到,我给卓玛买了10日北京到长春的火车票。

     9号一早,同事小董听说了卓玛的故事,自告奋勇去北京西站接,火车晚点了一个多小时,回到报社吃饭时,已经下午1点半了。

    交谈中,我才知道,卓玛9月7日上午9点多从玉树坐大巴走,9月8日凌晨5点多到西宁,当天中午12点多上车往北京赶。她买的是硬座,一路上,困了,就趴在小桌子上睡会儿。

    “你们现在有房子了吗?住哪?”

    “还住帐篷啊,房子还没给盖呢。”

    “你两个晚上没睡了,困不困?”我问她。

    “不困,兴奋着呢。”卓玛说得很干脆。

    下午,同事小董又带着她上了天安门城楼,小姑娘高兴地露出了笑容。

    在和她交谈时,我才知道,卓玛还有两个舅舅,大舅在四川出家,当了和尚。小舅舅在称多县。地震后,她和弟弟与表姨一家共同生活。表姨和姨父对她很好。表姨在公安局当临时工,每个月工资也就800多元,她自己还有两个孩子。

    “舅舅呢?”我问卓玛。

    “他们不管我。”卓玛说。

    下午4点多了,我说:“卓玛,阿姨带你去商场买点东西吧,你还缺什么?”

   “姨娘给我带了一把牙刷、一瓶擦脸油,两件衣服,两双鞋子、半箱子糌粑。”

    闻着卓玛身上的酸味,我的心一阵疼。

   “卓玛,你穿多大腰的裤子?”我问她。

   “二尺八。”

   “怎么可能?你不过比我胖一点点而已。”

   “我从来没量过。”

    在商场里,看她试穿漂亮衣服时的高兴劲,我心想,北京的孩子比她不知要幸福多少倍,孩子们,你们知道吗?  

    买完衣服,又带她到超市,给她买了一堆吃的和用的。

    回家的路上,卓玛接到姨娘的电话,说舅舅不让她上大学。

   “多亏我已经出来了,要不就惨了。”卓玛吐着舌头说。

   “知识会改变你的命运,再难也要把大学读完。学费多少啊?”

   “一年一万五。”

   “怎么这么贵啊?”我问。

   “填高考志愿的时候,我在忙我妈的后事,那地方偏僻,信号不好,同学找不到我,就帮我填了这个学校,我二本没考上,只好到这个三本学院了。”

    “钱从哪来啊?”

    “政府给我们每个考上大学的人4000元,我妈妈去世,政府给了8000元,有个慈善基金会的哥哥给了些,姨娘再凑点。明年的学费怎么来就不知道了,我想在外面打工自己挣。”卓玛计划着。

     “卓玛啊,你才19岁啊,还是以学业为主,如果打工,最好在学校。”

     “嗯,我想在学校图书馆打工,还能看书。”

     “我请我们驻吉林记者站的曾阿姨帮你想想办法,看学校能否给你些帮助。”

     “太好了,阿姨,你家在哪啊?因为地震,我现在有点晕房子。在房子里老感觉害怕。”

     “不用怕,没事了,不会有地震了。”我拍了拍卓玛的肩,强忍着,没让泪水流下来。

      边走边聊,回到家,已经晚上8点了。家里人做了一桌子菜,等着她。

      看卓玛吃的不多,我问:“是不是做法不合你胃口?”

     “不是,我胃不好。”

     “年纪这么小,怎么胃就不好了?”

     “我从小就不吃早饭。上中学时,吃午饭时间短,家住的远,吃完就往学校跑,胃经常疼。”

     “一定要吃早饭,慢慢就调理过来了。”

      卓玛点头:“姨娘也这么说,所以给我带了那么多糌粑。”

      吃完饭,洗完澡,我帮卓玛吹干头发。

     “我头发以前到腰这,可长了。”

     “谁给你梳啊?”

     “以前都是妈妈给梳,妈妈走了以后,我就剪短了。”

     “你爸爸去世早,妈妈拉扯你们两个多不容易。”

     “是啊,她太不幸了。我还跟她说,等我将来工作了,我们一起去拉萨生活呢。”

     “为什么去拉萨啊?”

     “拉萨是我们藏民的圣地啊。”

      躺在大床上,卓玛喃喃地说着,很快就睡着了。

      9月10日一早,不到7点,我把卓玛送上了火车。

     “阿姨给你带点生活费,不够了,再打电话。到长春,曾阿姨会去接你。”

      这份爱,还在传递,北京段、长春段都刚刚开始。

      让我们一起帮帮这个可爱的、不幸的卓玛。

     

      我的联系方式:linyuhong@gmw.cn,010-67078822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