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蔺的博客

 
 
 

日志

 
 

2009年我国城市网瘾青少年愈2400万,1800万…  

2010-02-02 07: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我国城市网瘾青少年愈2400万,1800万有网瘾倾向
      蔺玉红
    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今天上午将在京公布2009年我国青少年网瘾调查研究报告。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城市青少年网民中网瘾青少年约占14.1%,人数约为2404.2万,这一比例与2005年基本持平。在城市非网瘾青少年中,约有12.7%的青少年有网瘾倾向,人数约为1858.5万。

    据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秘书长郝向宏介说,与2005年(网瘾青少年占青少年网民的13.2%,人数约为1105.4万人)相比,网瘾青少年的比例略有上升,但在绝对数量上多了近两倍。绝对数量上的增加主要源于网络的普及,网民的整体规模由2005年的1.03亿增长到了目前的3.84亿。

   本次调查由于各方面的条件限制,没能对我国的农村等地区进行调查,根据以往的研究,我国城市与农村青少年网民中的网瘾比例相近,由此可以近似地估算我国青少年网民中网瘾青少年的人数大约为3329.9万人。
    这是该协会继此前的2005年、2007年两次网瘾调查的基础上,委托中国传媒大学调查统计研究所,于2009年开展的第三次我国青少年网瘾调查研究。本次调查采用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相结合的方式,2009年9月18至2010年1月10日之间,调查人员走访了七个城市的八家网瘾治疗机构,对网瘾治疗机构负责人、网瘾青少年、网瘾青少年家长等共计53人进行了深度访问(以下简称深访)。此外,调查人员在我国大陆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省会城市实施了面访调查,同时在其中19个城市展开了网络调查。实地面访调查是按照《中国统计年鉴(2008)》总体人口分布(6-29岁)配额抽样进行的,共收回有效问卷7083份;网络调查是由艾斯艾国际市场调查咨询(北京)有限公司(SSI)协助完成的,收回有效问卷1860份。调查对象为30个省会城市中6-29岁的青少年网民(以下简称“我国城市青少年网民”或“青少年网民”)。
     七成以上网瘾青少年为“轻度”和“中度”网瘾
    此次调查显示,在所有网瘾青少年中,“轻度”(35.1%)和“中度”网瘾青少年(34.6%)比例均占网瘾青少年的三分之一以上,而“重度”网瘾青少年(30.3%)不到三分之一(见图1-1-3)。年龄在“18-23岁”的青少年网民的网瘾比例最高。

    调查显示,网瘾青少年在6-23岁呈上升趋势,18-23岁的青少年网民中网瘾比例(15.6%)最高。其次为24-29岁的网瘾比例(14.6%)以及13-17岁的网瘾比例(14.3%)。与2005年相比,13-17岁年龄段的网瘾青少年比例有所下降,18-23岁年龄段的网瘾青少年比例有所上升。网瘾青少年有向更大年龄(“18-23岁”)集中的趋向。虽然2005年与2009年的分年龄段网瘾比例有所不同,但考虑到青少年网民处于不断成长的过程中,随着年龄的增长,2005年“13-17岁”的青少年在2009年已大部分成长到“18-23岁”的阶段,高年龄段网瘾青少年的增长和低龄段的网瘾比例下降,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国城市男性青少年网民中的网瘾比例比女性青少年网民中的网瘾比例高出5.6个百分点,但男性青少年网民的网瘾比例较2005年稍有下降,女性青少年网民的网瘾比例较2005年稍有上升。

      大专生网瘾比例最高

   个人身份方面,大专生和职高/中专/职专/技校学生网民中的网瘾比例最高。本次调查的范围为6-29岁青少年,学生在这一群体中占据多数,因此我们将非在校学生归为一类,在校学生归为一类,并对在校学生分学历进行比较。调查发现,“大专生”网民中网瘾青少年比例最高,达19.0%,其次为“职高/中专/职专/技校学生”(18.6%)。我们认为,对于“大专”和“职高/中专/职专/技校”的在校学生,大多数是住校或一个人住,缺少父母监管,学习压力不如普通初、高中生大,因此可能容易沉迷网络,造成网瘾。
   学习成绩自我评价越不好,网瘾青少年比例越高
   研究发现,对学习成绩自我评价不同的在校学生网民中,网瘾比例呈现出有序差异。自认为学习成绩越不好的在校学生中,网瘾青少年的比例越高。自我评价“成绩较差”和“成绩不好”的学生中,网瘾青少年比例分别达到28.8%和28.7%,自我评价“成绩一般”的学生中,网瘾青少年的比例为14.5%,而自我评价“成绩很好”的学生中,网瘾青少年的比例仅为11.4%。我们认为,青少年最主要的任务是学习,当其学习遇到挫折的时候,容易产生逃避心理,到网络中寻求安慰和满足。根据深访调查,目前许多网瘾治疗专家和机构在帮助青少年戒除网瘾时,也相应地提供文化课辅导,帮助其提高学习能力,以适应学习生活的需要,应该是比较有效的途径之一。
   自我评价学习成绩越不好的在校学生中,网瘾青少年的比例越高。认为自己“成绩较差”的学生中,网瘾青少年的比例达到28.7%,认为自己“成绩一般”的学生中,网瘾青少年的比例为14.5%。而自我评价“成绩很好”和“成绩较好”的学生中,网瘾青少年的比例均在11%左右。

       城市越不发达,网瘾青少年比例越高
     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低的城市,网瘾青少年的比例高于发展水平高的城市。特大发达城市(北京、上海、广州)的网瘾青少年比例仅为8.4%,而边远欠发达城市的网瘾青少年的比例则高达14.8%。

     本次调查中,从省会城市的经济、人口和教育等三类指标中,每类各选取一个分层指标(分别是“地区

生产总值当年价格万元”、“2008年底网民普及率”和“普通高等学校在校学生人数”),作为城市分层指

标,将30个省会城市分为“特大发达城市”、“比较发达城市”、“中等欠发达城市”及“边远欠发达城市”四

个层级。研究表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低的城市,网瘾青少年比例高于发展水平高的城市。我们认为,发展水

平高的城市青少年接触网络频度较高、时间较早,对网络的认识和使用方面,较不发达城市更为成熟;此外,发达城市青少年所接触的教育及课外活动资源比较丰富,青少年的课余时间会被安排更多与网络无关的事项。而不发达城市的青少年如果对于学习或生活感到厌烦,没有其它地方可去,也没有其它事情可做,他们更容易到网吧上网,导致网瘾。
      网瘾青少年主要是网络游戏成瘾  
    调查显示,我国城市青少年网民平时(周一至周五)平均每天的上网时间约为80.2分钟,其中近六成青少年网民平时上网时间不超过1小时,但重度网瘾青少年平时平均每天上网时间为135.5分钟,是无网瘾倾向青少年平均每天上网时间(72.7分钟)的近两倍。
     网瘾青少年主要是“网络游戏成瘾”,其次是“网络关系成瘾”。近一半网瘾青少年(47.9%)把“玩网络游戏”作为其上网的主要目的并且花费的时间最长,属于“网络游戏成瘾”;13.2%的网瘾青少年在“聊天或交友”上花费的时间最长,属于“网络关系成瘾”。
    网瘾青少年和非网瘾青少年在上网目的方面存在显著性差异。网瘾青少年中选择以“玩网络游戏”为主要上网目的的比例(47.9%)远远高于非网瘾青少年中选择这一选项的比例(21.1%);而非网瘾青少年中以“学习和工作”(45.5%)为主要上网目的的比例则显著高于网瘾青少年(31.5%)。
    在以“玩网络游戏为主要上网目的”的网瘾青少年中,38.1%“参加过网络游戏公会”,而在以“玩网络游戏为主要上网目的”的非网瘾青少年中,只有17.7%的人参加过。并且,“参加过网络游戏公会”的网瘾青少年中,72.0%认为“参加网络游戏公会后,上网时间增加”,而“参加过网络游戏公会”的非网瘾青少年中,这一比例为52.0%。
    网瘾青少年对不良行为的容忍度较非网瘾青少年高。如在非网瘾青少年中,有66.5%认为“打人”这一行为“绝对不可以”,而在网瘾青少年中,只有48.4%认为“绝对不可以”。
    超过半数(50.9%)的青少年网民使用过手机上网。有超过六成(60.4%)的网瘾青少年使用过手机上网,而非网瘾青少年中使用过手机上网的比例只有49.4%。

        网瘾青少年中单亲家庭较多
    调查数据显示,网瘾青少年中“平常不主动与人交往”的比例显著高于非网瘾青少年。在非网瘾青少年中,有29.1%的青少年“平常不主动与人交往”;而在网瘾青少年中,这一比例达到38.0%。
   网瘾青少年更难与周围的人相处好,但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对于“我很难与周围的人相处好”这一描述语句的符合程度,网瘾青少年的平均得分为2.71,非网瘾青少年为2.26(总分5分),两者差异显著。对于“朋友在遇到困难时经常找我帮忙”这一描述语句,网瘾青少年的平均得分为3.78,非网瘾青少年为3.81,两者的差异则不显著。
    网瘾青少年与非网瘾青少年在家庭结构和家庭氛围上有显著差别。在网瘾青少年中身处单亲家庭的孩子比较多,尤其是与母亲共同居住的单亲家庭孩子;网瘾青少年往往与家长缺乏交流沟通、或者互相不能理解,且父母之间的不和谐也对青少年有影响。
   网瘾青少年比非网瘾青少年受到的家庭管教更为严厉,所获得的鼓励和安慰更少。如网瘾青少年在“有时甚至为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妈妈也会严厉的惩罚我”这一描述上的得分(2.98分)显著高于非网瘾青少年(2.49分)。

      对“将网络成瘾列为广义的精神疾病”存在广泛争议
    无论是在网瘾青少年还是非网瘾青少年中,赞同和反对“将网络成瘾列为广义的精神疾病,并纳入全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青少年都几乎各半,可见,是否“将网络成瘾列为广义的精神疾病”仍是一个存在广泛争议的问题。
    超过七成(72.6%)的青少年网民认为应该由“政府”来出资建立国家级网瘾预防和救助基金;其次是认为应该由“网络游戏公司”(48.6%)和“社会公益组织”(45.5%)出资建立国家级网瘾预防和救助基金。
    五成以上(51.3%)的青少年网民认为需要“制定《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将近半数(48.8%)的青少年网民认为“设立国家级网瘾预防和救助中心”也是非常必需的,37.8%认为有必要“设立家庭网络心理导师新职业”,34.1%认为“实行网络实名制”,29.4%认为“需要实行网络内容分级”。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