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蔺的博客

 
 
 

日志

 
 

与吴鹰对话  

2006-05-25 17:51:00|  分类: 电信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节前夕,有了一次与吴鹰单独对话的机会,他在繁忙的工作中,特意为我安排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和我详细地聊了聊目前UT斯达康的真实状况。以下为访谈的全文。 
吴鹰:IPTV潜力将超过小灵通
    光明日报记者蔺玉红
    刚刚过去的几个月,UT斯达康新闻不断,先是因推迟提交财报,接到美国方面将在纳斯达克市场给予摘牌的警告,随后,又传出吴鹰将辞职的消息。美国东部时间5月10日下午,UT斯达康公司宣布了换帅的消息,从2007年1月1日起,陆弘亮将辞去全球CEO职务,现任中国区CEO兼总裁吴鹰将接替陆弘亮。很多人在问,UT斯达康到底怎么了?曾经辉煌一时的小灵通是否真如一些专家而言寿命不再?IPTV能否为UT斯达康带来新的增长?记者日前与UT斯达康中国区CEO兼总裁吴鹰就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延迟提交财报是对投资者负责(小标题1)
    记者:前一阵,有新闻称UT斯达康是英雄迟暮,你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吴鹰:小灵通不过是10岁的少年,我们公司也应该算是少年,对吧?
    记者:今年大家为什么对你们要被摘牌一事这么关注?
    吴鹰:可能是最近没什么大事,大家要炒新闻。另外,也反映出UT斯达康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公众和媒体一如既往地关心我们的发展。财报推迟的主要原因是关于印度方面一笔合同确认的问题。财务报表早就做完了,我们内部审计时,发现印度有一个2004年的合同,查完以后,有些问题没查清楚,提出来要做一下调整,所以申请了延迟提交财报。
    记者:发生了两次这样的事,和管理有关系吗?
    吴鹰:尽管印度合同的调查对我们的赢利、收入都没有影响,但确实属于我们管理上的漏洞。同时也反映出我们在海外市场具体操作上还欠缺经验。发现问题之后,我们就想再查查,看看是不是别的合同也有问题,于是申请延迟申报,进行一个详细的调查。这也是我们对自己严格要求。
  
          放弃3G是为了专注经营  (小标题2)
    记者:你们在3G上投入了那么多,为什么要放弃?
    吴鹰:我们对3G做了重新部署。我们放弃WCDMA基于几点考虑:
    一是分析UT斯达康以前快速发展的成功原因是专注,后来发现产品线布的太宽。不专注的话,很难做好。所以我们要重新专注,IPTV是我们最大的专注点,同时,小灵通还要继续投资,这是从公司战略角度考虑的。
    二是我们分析后认为,UT斯达康在WCDMA上和别人比没有太大的优势。我们有一定优势,但创新性和独特性不够,区别优势不是很明显。全球大的3G设备厂商有12家,小的不知道还有多少家,这肯定是一个竞争高度激烈的市场。而且,中国3G牌照发放等许多问题上,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中国3G的规模发展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我们及时地中止了。
    我认为,中国在3G决策方面做得是对的,目前,全球3G商业模式还需要探讨。因为毕竟到现在,3G和2.5G相比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同,杀手型的应用还没有,除了在语音上的成本偏低外,但2G的设备已经折旧没了,再上已经是零成本了。我们觉得一个公司在力量有限的时候,专业化比多元化容易成功,太宽的话,不能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仗。如果把最好的刀、最好的兵集中在打最强的市场战上就容易赢。像我个人,目前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IPTV上,去推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记者:你们当时决定上3G时又是怎么考虑的?
    吴鹰:当时考虑到无线是一个大的发展方向,我们在2G上没有作,无线只有小灵通,后来我们收购了CDMA2000方面的厂商,是因为它做得有特色,我们才去收购。如今,把CDMA2000基站做成基于IP的,全球只有UT斯达康在做,将来肯定是这个发展方向。这是我们的特色,还要继续做。在TD-SCDMA核心网上面,我们责无旁贷,还会继续支持,。WCDMA方面,手机仍然是我们的重点之一。在基站控制器和核心网方面,基于我们原来积累的一些核心技术,我们将与其它厂商进行战略合作。
    记者:你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什么?
    吴鹰:我们现在的首要目标是要恢复赢利,全国目前有9000多万小灵通用户,UT斯达康就有6000多万,加上用UT斯达康手机的各种用户,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用户群,我们首先要为他们负责,所以必须要赢利,然后再讲增长。我们认为IPTV绝对是一种有巨大发展潜力的颠覆性技术,作为数字电视的高级形态,ITPV代表了网络、应用和用户需求的方向。因此我们把而IPTV定位为公司的战略性产品。因为是战略产品,所有我们要立足长远,在短期内我们并不依赖来自IPTV业务的营收。
    记者:你们的赢利从哪里来?
    吴鹰:由于我们在小灵通领域的规模效益,小灵通系统和手机产品还是有赢利的。同时,我们在不断降低小灵通的成本,为手机在开发新的芯片,系统设备价格每个月都在下降,竞争虽然非常激烈,但是我们的技术更新加快。另一方面,重组之后运营效率的显著提高,也为盈利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记者:但是不足以支撑你们的支出吧?
    吴鹰:已经可以支撑了。我们让美国公司的开销再少一点,就可以了。去年中国公司经过调整后,今年一季度中国的财务情况不错,因为还没有正式公布业绩,所以我不能和你说一些细节。
    记者:也就是说,财务情况已经比去年有很大的改善了?
    吴鹰:有很明显的改善。目前我们的财务状况很强壮,公司帐上有6.85亿美元的现金,每个季度公司的正向现金流还在增加,中国已经恢复了赢利。我们的目标是今年在全球实现赢利。
   
   
    小灵通仍在增长(小标题3)
    记者:很多人觉得小灵通已经不行了,你怎么看?
    吴鹰:每月还在增加180-200万用户,这一数字比全美国和全日本所有的移动用户增加得还多呢。日本一个月,各种系统的移动用户总数才增加60多万。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连续两个季度小灵通手机都供不应求。
    记者:机卡分离的手机卖得怎么样?
    吴鹰:卖得不错的。UT斯达康还推出了全世界真正的双模手机,真正的双卡、双待机,打任何一个号码都可以接,都能听见声音,多模是发展方向。
    记者:目前,主管部门对双模手机的销售还是有所限制的,是不是因为电信和网通没有移动牌照?
    吴鹰:这和移动牌照没有关系。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又不去卖SIM卡。以前用户只是拿一个单一的小灵通号码,小灵通实现机卡分离后,到外地时,就可以换当地的小灵通号码打电话了,而双模双待机手机更可以用同一手机自由切换网络。用户用这样的手机,等于让移动和联通又多了一份收入。
    记者:现在市场上有卖的?
    吴鹰:有。
    记者:会不会是怕影响今后上3G?
    吴鹰:怎么影响3G?说不通嘛,3G都是双模手机。WCDMA一定和GSM捆在一起,要利用一下2G网的资源,这是发展方向。从电信和网通来看,也在继续投入小灵通。这两家今年一季度60%以上的增长还是来自小灵通。增值业务也在做,有些省在抓数据业务。
    记者:这是一个矛盾。
    吴鹰:中国要等TD-SCDMA成熟,3G牌照何时发很难说。建设3G网络还有一段时间,投资要有回报,在固定电话上投资,没有回报,电信运营商自己还是会算的。
    记者:3G和小灵通还会融合吗?
    吴鹰:现在我们仍然在做。
    记者:你们还会加大对小灵通的投入吗?
    吴鹰:我们在小灵通上的投资仍然很大,全国有那么多用户,我们会继续加大投资,提供全力支持。我相信小灵通还会生存很长时间。
    记者:10年?
    吴鹰:算年数没有太多意义。如果现在有一个技术出来,比它还便宜、还好,那就把它取代掉,但目前还没有。你能说一个有9000多万用户的网是一个死的网吗?所以说,预测它能生存多少年没有意义。
   
   IPTV是一个颠覆性技术(小标题4)
    记者:你刚才讲把大部分精力放在IPTV上面,为什么?
    吴鹰:我觉得这是一个颠覆性的创新技术,这一技术做好了,肯定会改变我们的生活。因为几十年来,我们看电视都是在固定时间、看固定频道。IPTV出现以后,把人们的时间解放了,可以让大家在任何时间看任何频道任何节目,甚至看明天的电视剧。这一商业模式有很大的商机,对老百姓来讲,是一个很好的享受,而且,IPTV都支持高清电视,是数字电视的高级形式,这是全世界的发展方向,UT斯达康是全球唯一的能提供百万级用户IPTV设备的厂商。重要的是,中国领导人的观念非常开放,支持IPTV。只要广电总局管控好内容,基础设施用电信的也行,广电的也行,大家合作,在全世界一定能推出一套创新模式和创新服务出来,如果这样,中国很可能在IPTV方面是全球最领先的,这对中国成为创新型国家是有利的。
    记者:IPTV在国外发展得怎么样?
    吴鹰:在国外,有些媒体公司互相制约,发展得反倒比较慢。
    记者:国内目前发展情况如何?
    吴鹰:国家广电总局在积极推动,对打破地方上政企不分、划地为牢的垄断持积极态度。上海放号比较快,现在已经快到1万用户了,哈尔滨有5万多用户。
    记者:有一项调查显示,目前看电视的大部分是老年人。
    吴鹰:在网上看的基本上是25岁以下的,IPTV的收视群在28岁以上的。
    记者:IPTV发展还有何困难?
    吴鹰:阻碍它发展的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地方有线电视网公司对IPTV的误解,他感觉到IPTV对有线电视是一个威胁。如果他自己不能升级有线网支持IPTV的话,确实,有线电视网在业务模式上、提供的功能和灵活性上,比不过IPTV,大家需要在这方面合作,然后互利,而且,地方上广电系统政企还是不分的,和当年电信系统是一样的。第二个是商业模式,一个新技术让大家接受需要有一段时间。
    记者:在这种情况下,IPTV还会有一个大发展吗?
    吴鹰:会,一定会,从现在的情况看,IPTV的势头和接受程度比当年小灵通要快多了。
    记者:你们有比较?
    吴鹰:感受太多了。小灵通当时多费劲啊,IPTV现在每个人看了都说好。我们公司在北京的演示厅有一个盒子是从哈尔滨接过来的,相当于在哈尔滨,因为是从公网上下来的,比哈尔滨要慢一些,但也挺快,就是换台时有一个时延。有一天,我想看4月1日的新闻联播,一查就查出来了,几十秒就调出来了。将来,老百姓也一定会用,IPTV和有线电视的根本不同,是从时间上把人解放了。IPTV一互动,就可以收钱了,哈尔滨一个月收60元钱,有5000个小时的电影大片看,100个星级频道,而且是互动的。
    记者:IPTV的操作简单吗?
    吴鹰:IPTV会推动起来的另一个好处是:操作简单,和遥控器差不多。很多人没法上网,因为计算机用起来是有一定难度的,60-70岁的人再去学上网,很难学。用遥控器却很简单,这对中国的信息化普及绝对是一个好处。
    记者:阻碍推广的原因是什么?
    吴鹰:从管制方面来看,IPTV运营商除了拥有全国牌照以外,各地要做的话,地方广电部门还要再核准,现在能核准做商业服务的只有两家:哈尔滨和上海,别的地方还没有发。我想近期会发一些,也得有控制,不控制,有些技术不成熟也不行。有些电视台光做内容提供商,不做内容整合与播控,也有问题,谁都变成电视台了,这不行。
    记者:要向用户提供IPTV,电信运营商和广电必须要合作?
    吴鹰:要合作,上海文广和电信在40个城市签了合作协议,一个是有基础设施,一个有内容、有管控,双方优势互补,
    记者:大家也是在借IPTV推动三网融合。
    吴鹰:对啊,三网融合说了这么多年,一直实现不了。IPTV使它真正融合了。因为大家互利,利益把大家绑在一起了。市场经济最大的动力就在这里。不光是两家,而是多家如老百姓、广电、电信都获益。IPTV会创造一个大的产业出来,刺激老百姓消费,而且是绿色消费,不消耗能源。做得好,一些文化内容产品还能出口。
     IPTV市场将大大超过小灵通(小标题5)
    记者:小灵通用了多年的时间,达到一定规模的用户?
    吴鹰:小灵通用了3年的时间,才达到100万用户,IPTV现在刚两个试验点,今年算元年。我觉得用不了两年就可以达到100万用户。现在试验用户应该有十几万用户了。
    记者:从收入来讲,IPTV能给你们带来多大的收入?
    吴鹰:对UT斯达康来说,在几年以后,IPTV能带来一个十亿美元级的收入。
    记者:但不可能达到小灵通那样的顶峰?
    吴鹰:比小灵通要大多了。IPTV设备在全球都可以卖,小灵通因为频率的问题,只能在中国卖。中国有3.8亿台电视机,IPTV用户有可能达到2亿。小灵通因为有不同的无线通信技术选择,达到1亿用户已经是大得不得了的数字了。IPTV的市场肯定比小灵通要大,光中国就比小灵通大,更何况在国外呢?在海外,我抓住一个主流运营商,就可以带来可观的收入。对固定电话运营商来讲,最值钱的是地面这张网,IPTV把电话线用起来,有了好的业务,光纤到户以后,自然就有业务了,就不怕投资了。
    记者:IPTV达到10亿美元的收入需要多长时间?
    吴鹰:3年吧。今年是元年,明年有一个大的突破,有一个大的发展,我不指望它两年就能赚钱,我的计划是3年后达到有规模的赢利。
    记者:目前,你们把它当成第一业务来发展?
    吴鹰:很重要的增长点,在中国,系统方面都集中在这,我自己的精力、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需要上上下下的支持,这其中还有一些反复,需要协调。
    记者:和当年推广小灵通是否有点像?又是你们冲在前面。
    吴鹰:是,又是一堆质疑,我们欢迎听取不同的意见。与小灵通不同的是,国家政策在IPTV上是非常清楚的。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