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蔺的博客

 
 
 

日志

 
 

鑹伴毦鐨勮タ鐝墮涔嬫梾  

2006-02-23 09:50:00|  分类: 旅游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过很多次国,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艰难过。欧洲GSM协会2月13日要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召开3GSM大会,很多企业都要去参加,我有幸也被邀请。

艰难的签证经历

    和我同行的还有其他四家媒体的朋友,其中一位是驻上海一家媒体的朋友。上海一家旅行社通知我要准备各种各样的材料,好不容易把材料凑齐。由于走的是商务签证,所以得自己亲自到使馆去签。(事后知道,走旅行签证很方便,不用自己去跑)
    1月20日,我们五位一大早赶到西班牙大使馆去排队,没有想到,排队的人那么多。左等右盼,8点45分,门好不容易开了,但叫进去的却是旁边一支队伍里的人,这才知道,人家昨天就来排队拿了号的。于是接着等吧,在寒风中,我穿着裙子,瑟瑟发抖。
    到了十一点多,使馆里的人出来了,说你们今天拿号,下周一再来吧。我们一位朋友因为临时要去厕所,没有和我们一起排队,保安问另外一位朋友,你们几个人?她说两个人。帮那位上厕所的朋友挂了个号。人群中开始有人抱怨,说为什么不能预约呢,美国大使馆就是这样,为什么不能效率再高一点呢,德国大使馆就很好。
    不管怎么样,有了号,下周一再来时,就能快点了。
    1月23日,又起了个大早,我们几个准时来到了西班牙使馆前,天仍然寒冷。门开了,保安核对了我们护照上的姓名后,把我们叫了进去。
    这是一座不大的建筑,分成了里外间,外面约坐10人左右。屋里很暖和,早先我们那位上厕所的朋友因为没有他的姓名登记,所以被挡在了外面,被告知可以让上次帮他领号的那位朋友代办。坐在屋里,保安问我们是否都是一起的,我是说,他说一个人进去办就行了。于是我把所有的材料都收集到一起,先去交费,出来又等了一会,然后又被叫进去,办手续。签证官很简单地和我聊了几句,由于我们都是经常出国的人,护照上有很好的出境记录,所以,很快就被签了,签证官还很友善地提醒我到西班牙保管好自己的财物,那里的安全不如中国,并问我:“2月6日下午来取签证,可以吗?来得及吧?”我说来得及。“下次是不是我一个人来拿就可以了?”我问签证官,他点了点头。
    签证官的和颜悦色让我们暂时忘记了前两天排队的寒冷。
    接下来,便是7天春节假期。
    2月6日是周一,农历大年初九,很多单位刚开始上班,我该去拿签证了。
    一起床才发现,天空下起了急急的米粒大小的雪,纷纷扬扬的,下得很大,开车很困难。
    但也得开着去,不开车,这种天,在北京很难打到车。我没有很早去,觉得到那就拿签证,也不用排队,感觉轻松了许多。
    一到大使馆,我傻眼了。排队领签证的比前几次送材料的人还多。
还好,人群中有一位熟悉的朋友,他也去西班牙,“站我这吧。”他让我加了一个塞。
    门开了,但叫的不是我们这一队,又是旁边的队。“他们拎着箱子 ,都是外办的。”排了一个多小时,快4点了,在我们前面排队的才陆续有人进去,其中还有一个哥们,是下午6点的飞机,他还要回家去拿行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于是大家赶紧让他先进去办。不一会。最早进去的两个人出来了,一个被告知,签证还没有做好,另外一个被告知,他的送签材料找不到了。
    “我靠!”“真他妈不是东西。”人群中有人开始骂。
    终于轮到我们了。进去后,没用几分钟,签证就拿出来。

转机之难

    由于邀请我们的那家公司总部在上海,所以定的是从上海浦东出发的东方航空公司的航班MU553。我们要先从北京飞到上海。机票是6点的,也是MU的航班。五点不到,我们几个人就到了首都机场。大家的行李都不大,没有托运的,办票、登机,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几个长出了一口气。
    上了飞机后,好久,广播中告诉我们浦东由于天气的原因,不能降落。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空姐开始派餐。刚吃完没多久,广播中又通知,所有的乘客带着自己的行李下飞机。
    此时已经是晚上7点20多了。“如果下飞机,可能说明今晚都走不了 。”人群中有人说。我开始给上海那家公司的负责人打电话,我们要不要转机,如果到虹桥是否来得及。他说,如果是8点左右起飞的,就可以。没想到,坐摆渡车刚到候机室,地面的服务人员给我们换了一个登记牌,并说,此航班很快就要登机。
    快到检票口,我们才知道,这是到上海虹桥的,怎么办?来不来得及?再次给上海公司的人打电话,请他和上海浦东机场说一下,不行,他就先办手续,然后不登机,等我们一下。
    人群中有两位乘客为走不走,上不上这趟飞机发生了争执。原来他们坐的是浦东晚上11点20分法航的飞机,也要去巴黎。“走了,东航就不管你了。”“不走,谁管你?”怎么也得到上海去,才能把事情解决。
    我们四人商量后上了飞机,那位上海媒体的朋友在浦东等我们。
    到飞机上,我拿出记者证,请乘务长协助联系地面,看有没有可能找一辆车,把我们直接送到浦东。
    乘务长说话很和蔼,说尽量去办。
    快到上海了,一位乘务员过来和我们说,这趟飞机有50多人都是从上一趟飞机上转过来了,都要去巴黎,机场方面会有安排的,并让我们放心。
    我们信以为真。这时,旅行社的小姐也打来电话,说和机场说好了,可以送我们。但是找谁呢,车在哪呢?临下飞机,我又找到姓张的乘务长,她说,直接找地面人员询问就知道了。我们再次信以为真。
    一下飞机,地面上的确有不少工作人员在等着,但问谁,都说不知道车的事。我们上当了。只好坐上摆渡车,进了机场大楼,问工作人员,仍说不知道车的事。此时已经是晚上10点20分左右了。
    “要不,我们自己打车走。”一位朋友提议。但是打车的人排成了长队,我们排不起。   
    于是,我赶紧给旅行社的小姐打电话,她说她家离机场较近,她打个车马上过来,并让我们去二楼出发的门口等,那人少。
    我们四人又匆匆忙忙拎着大包小包,到了二楼,工作人员说,你们干什么去,都关门了。还真是,白天熙熙攘攘的出发大厅,现在静静地,我们说只是出去,工作人员就让我们走了。到了第一个出口,一出门,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在外面。“我们直接走,不用等了。”那位朋友建议道。我又给旅行社的小姐打电话,她说,还有5分多钟才能到,一分钟都不能等了,时间太紧了。
    我们于是打车,告诉师傅走外环去浦东,此时,已经是晚上10点32分了。11点55的飞机。必须赶11点到机场。
    “让司机直接到国际出发的7号口,那直接到办票柜台。我在7号口外面等着你们。”上海公司的朋友来电话了。
    车子开足马力,在宽阔的外环路上行驶,一会超一辆,一会又超一辆。还有41公里,“安全要紧,生命最重要。”我们告诉司机。
    司机稍稍减了一点速。时间一点点过去。还有10.5公里,此时,真得是按分钟来计算时间。终于看见浦东机场的侯机大楼了。11点整。“师傅开车开得真好。”    我们几个由衷地赞叹道。我在结帐时,多给了师傅几块钱。
    上海的朋友果然在7号口外等着我们。 
    赶紧往办票柜台跑。只剩我们几个了。11点10分系统关闭,好像这10分钟就是给我们留的一样。
 
护照又出问题

    以为一切没有问题了,但在安检那,我却被留住了。
    一位男安检员拿着一个类似放大镜的东西在我的护照上看了又看,后来说,还是看不清楚,对他的一位同事说,拿到那边再看看。他的另外一位同事对我说,你带身份证了吗?我说带了,然后拿出来给他看,他看了半天照片。
    我问怎么了?他说由于护照时间久了,照片好像不是太清楚。我说能否快点,我要登机了。他说,不会耽误你们登机的。
    一会儿,从另外一间屋里又走过来几个人,其中一个问我,办护照延期的时候,是否被照过相?我说没有,只交过两张照片,他说,那你带照片了吗?我说没有。原来,我的护照由于已接近5年的年限,上面的照片是我5年前照的,留的短发。他说,你后来还留过这么短的头发吗?我说没有。我又把记者证拿出来给他看,他看了看说,这次在办延期时,系统中把我新交的照片换成了护照留底的照片,但实际护照上的照片,还是5年前的,两者不一致,所以他们要核对。他看过记者证后,决定放行。
在戴高乐机场抓精神文明建设
    由于航空流量管制的原因,我们在飞机上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大约午夜1点左右,飞机腾空而起,开始向巴黎的方向飞,我们要在那里转机,再飞往巴塞罗那。
    飞机上有很多空座,我想可能是那些在北京和我们乘东航同一趟航班,因为取行李,没有来得及从虹桥赶到浦东来的人的座位。看来,他们要在上海再过一夜了,第二天是否还有空座还很难说。
    经过近12个小时的飞行,飞机于法国时间2月13日早晨5点35分到达戴高乐国际机场。
    一出飞机舱门,发现外面正在下雨,还好,地面人员想得很周到,从舱门直接上了摆渡车,不用淋雨。
    下了车,我们根据屏幕上的提示,找到我们的下一趟航班号,然后去找办转机的柜台,办好登机牌后,我们得知要在F33口登机,于是我们下楼找F口,戴高乐机场很大,外面有穿梭巴士在几个口中来回接人。我们坐上前往F港的摆渡车,很快,到了航站楼。
    在这里要办出关的手续。人极多,办得很慢,人一点一点往前走。我们前面是一个台湾来的女孩,她办手续时,我听到法国的工作人员问他是否带了足够的钱,那个女孩还拿出卡和现金来让那人看。我们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太合适。
    上海公司的朋友和另外一位媒体的朋友站在另一队,由于那位记者经常出国,护照上签证很多,地面的工作人员很不耐烦,问签证在哪?上海公司的朋友英语很好,他替那位媒体的朋友说:“你自己不会找?这页没有,往下翻,没有的话,再往下翻。”那位工作人员听了就很不高兴,然后开始问你们干什么来了。上海的朋友说开会,他又问,那有邀请函吗?他就把邀请函给那位工作人员看,那人又问,你们订酒店了吗?叫什么名字?上海的朋友说:“名字我记不得了,但可以找给你看。”看见没什么可刁难的,最后,这位工作人员只好盖章,放行。
    “我得投诉他们,什么态度,这是他们该干的工作。”上海公司的朋友气难消。有的记者劝他算了吧,还有的鼓励他,就应该给中国人出口气,别以为中国人就是好欺负的。
    上海的朋友找到问讯处,问他想投诉怎么办?问讯处的女工作人员是个黑人,给了他信纸,让他把经过写一下,然后找到一个黄邮筒,投进去。他们会给他答复的。这位工作人员还同情地对上海的朋友说,机场的工作人员有的态度是不怎么好。
    在3号口前面,上海公司的朋友找到了那个黄邮筒,把信投了进去。
    然后我们来到了F33口候机。新的候机楼是安德鲁设计的,就是给中国设计大剧院的那位设计师。整个大厅没有一个支撑的柱子,整座建筑呈弧形,透明的,很漂亮,也很宏伟。
    本来是上午10点的飞机,应该9点20登机,但又晚点了,10点15分开始登机。前往巴塞罗那。
    艰难的行程终于快到终点了。此时,我们在路上已经走了20多个小时了,人困马乏,真想躺在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觉。
 
5万人来开3GSM大会

    2月13日中午12点左右,我们到达巴塞罗那机场。等行李等了好半天,出来看到导游举着一个牌子。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导游,她说姓邱。坐上7座的奔驰车,我们迎面看到三星的NO.1 HSDPA的广告,无论是路边,还是桥上,满处都是。
    为了3GSM大会,有好几万人来到了这里。
    “都1点多了,我们此时吃饭晚不晚?”我们问导游。
    “我们这下午2点才开始吃中午饭。晚上8点以后才吃晚餐。”导游说。
    酒店在市中心,叫AMBASSDER,放下行李,很快我们到一家名叫松鹤楼的中餐厅吃饭。
    老板娘是天津人,菜做得很好吃,在国外能吃到这样的中餐,很难得。
    吃完饭,我们去会场注册,媒体注册要40欧元。展会位于皇宫的后面,前面是西班牙广场,环境很好。
    一进门,看到中兴、华为的演示车,感到中国的企业真得是长大了。
    展览会场内不像国内的那么闹,方便大家交流。八号馆是众多跨国公司的聚集地,阿尔卡特、诺基亚、爱立信、西门子等都在这里。
    看完展览会现场,我们回到宾馆,稍事休息后,已是晚上7点多了,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去吃海鲜饭。
    这家海鲜餐厅地并不大,但很干净。果然,我们来得早了,还没有人。
    海鲜饭放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平底锅里,有大虾、扇贝等。饭是大米在水开以后煮的,导游说没有盖盖,所以有些生,但就是这样吃,才够味。
    后来,边上的几桌也坐满了人,一看都是中国人,他们脖子上的牌子还没有来得及摘下,他们也是来参加展会的。
 
HSDPA成为热点

    第二天上午10点半,我们去参加阿尔卡特的新闻发布会,阿尔卡特公司主管移动业务的副总裁讲了阿尔卡特公司的移动战略。
    中午又去松鹤楼吃了饭。下午去展馆参观。
    阿尔卡特公司的工作人员为我们详细讲解了他们展出的主要技术和应用方案。
    正在讲移动电视业务的时候,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的总裁王建宙来到了阿尔卡特公司的展台,他详细地一项项了解。我跟在他的后面,详细地听了听。看他要走,我走上前,对王总说:“您看HSDPA技术怎么样?”王总说:“现在,HSDPA的系统和卡都有了,就是手机还不太成熟。”
     我又问王总。“你上午在做演讲时,提到了中国移动可能要直接上HSDPA?”
    “中国因为上3G比较晚了,可能要采用比较先进的技术。”
     王总非常和蔼地回答我。
     此时,在阿尔卡特的展台上,王总的身边围了一大群人。  
     北京的展会往往下午4点多就结束了,这里不是,晚上7点多才结束,下午6点半,我们还在展馆里做专访。
 
 
我在《光明日报》上的报道
 
移动电视促进广播和3G融合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